安国 调查 厅局 图片站 问政 桂刊
政务 社会 体育 通讯员 娱乐 爆料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漫画  3C  交友 汽车 保险
红豆相亲 房产 健康 理财 会展 商城 新知 游戏
柳州 梧州 防城港 
玉林 百色 北海  
 
73.1%受访者直言当下盲道形同虚设
http://hebap.cn  2019/7/30 14:36:03  

  4月10日,一则《60多名残障人士来厦“无障碍”游玩 为温暖厦门点赞》的新闻触动了人们的心弦。如今交通已经发展成为了横纵交错、四通八达的“道路网络”,但在街头巷尾,我们还是很少能见到残障人士的身影。是什么挡住了残障人士出行的脚步?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2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3.2%的受访者在公共场所很少见过残障人士,1%的受访者从未见过。73.1%的受访者直言盲道“形同虚设”,多出现“断头”、被占用的情况。55.0%的受访者表示无障碍设施中,无障碍卫生间利用率较高。

  受访者中,生活在北上广深的占31.2%,其他一线城市的占23.5%,二线城市的占29.1%,三四线城市的占15.2%,农村的占0.9%。

  73.1%受访者直言当下盲道形同虚设

  23岁的温友(化名)是甘肃省某教育机构职工,患有眼部疾病,左眼已经完全失明,“我左眼因视网膜脱落,没有光感,什么都看不到。右眼视力是4.0,只能看到视力表上最大的那一个”。温友坦言最大的问题就是坐公交。“小点儿的公交站,同时停靠的车不会太多,一下子来两三辆时我还能看到是哪路车。但大公交站,一下子来四五辆甚至七八辆,我就比较难辨认”。

  很多次,温友根本不知道他等的车来了没有,“公交车离站的速度很快,我经常被迫改乘出租车”。即便用手机约车,他也只能靠猜颜色、看大概车型来辨认,看不到车牌、车标。“还好可以电话联系”。

  北京某高校博士生陈斌自几年前起,全身肌肉力量逐渐衰减,不能站立,手无法提起重物,平时都是坐轮椅出行。“公交是肯定没办法乘坐的,地铁的无障碍设施虽然更健全,但有的是坏的,而一些专门为不方便的人设置的直梯,有时候也要跟工作人员说明才能打开使用”。他坦言来北京一个学期了还没有坐过地铁,出门都是通过“首汽约车”平台,在网络上约无障碍出租车出行。

  “一些残障人士专用通道,像直梯、坡道等,尤其是盲道的上下阶梯,设计得非常好,都设计成缓坡,而不是直接下来。”北京某高校硕士生李天策说。

  但李天策也经常看见一些无障碍卫生间荒废或是上锁,“也存在穿井盖而过的盲道,如果井盖是打开的就会存在很大隐患”。李天策感觉生活中看到的残障人士大都是在天桥、地铁等地行乞,正常出行的残障人士很少。

  谈到日常不利于残障人士出行的情况,62.6%的受访者指出存在楼梯旁没有无障碍通道、轮椅无法上下的情况。其他还包括:轮椅通行的坡道“山路十八弯”(48.7%),地铁、商场等公共场所拒绝导盲犬进入(42.6%),公交车不方便残疾人乘坐(43.8%),无障碍停车位过窄(35.5%), 无障碍卫生间被锁死(23.1%)。利用率较高的无障碍设施有:无障碍卫生间(55.0%),盲道(42.5%),无障碍通道(坡道)(40.8%)和残疾人专用停车位(40.0%)等。

  “因为盲道经常被摊贩、车辆占用,在生活中我基本没有见过有盲人在盲道上行走。即便有盲人真的要使用盲道,也会遇到很多障碍。”温友说,如果自己完全失明了,就不会再独自上街了,“街上还是很乱的,安全隐患大。而且一些专用设施的使用也比较麻烦”。

  73.2%的受访者在公共场所很少见过残障人士,1.0%的受访者从未见过,25.8%的受访者表示见过不少。

  对于最常见的“盲道”,73.1%的受访者直言形同虚设,经常出现“断头”、被占用的情况,19.4%的受访者则认为当前已经铺设得很好了。

  64.8%受访者建议加强宣传教育保证设施完好

  陈斌希望公交车能够设置升降平台,这样他坐轮椅也能上去。“在公共场所,无障碍设施的标识系统也需要改进,很多时候我都找不到无障碍卫生间。至于这些设施的指引标识,希望能为盲人增加盲文,为失聪的人提供字幕。同时,对无障碍设施经常性的维护也是必不可少的”。

  陈斌认为,无障碍设施建设的时候,应该要考虑残障人士的心理感受,“例如无障碍电梯等设施一般都建得很隐蔽,这样会让残障人士感觉自己十分特殊”。

  温友希望能限制车辆进站的数量和停靠时间,“如果能比平时多停靠半分钟,腿脚不灵便、视力不好的人就有更多可能上车。比较大的车站可以规划好,分段停靠相应的公交车,同时标好号”。温友曾在西安见到过这样的车站,“但实际操作时,有的公交司机还是乱停车”。

  “我有一个想法不知可不可行。把盲道用矮一点的栅栏围起来,在出入口或是旁边安装小门,盲人用盲杖就可感受到,推开门就能进去。另外,公交车公司能不能在盲人出入的集中地点等,固定安排一辆车搭载盲人,让他们有专属公交。”此外,在服务方面,温友希望可以在公交车站等地方安排义工、志愿者,为行动不便的人提供帮助。

  李天策希望能发展人工智能,将人工智能技术普及到轮椅等器材上。“我觉得我们的地铁可以划出头车厢和尾车厢为残疾人专用,由专人提供服务帮助残疾人上下车”。

  如何为残障群体提供更加便利的出行条件?64.8%的受访者建议加强宣传教育,保证设施完好、不被强行占用;59.5%的受访者期待市政加大财政投入,完备设施;49.7%的受访者认为要请专业人士设计更便于残疾人出行的设施。其他建议还包括:增加监管手段,明确奖罚措施(46.8%),完善立法,提供法律保障(36.4%)和招募志愿者,提供帮助服务(24.4%)等。
相关阅读:
qq欢乐 http://www.qqdswl.com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