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资讯

西北政法大学副教授公开辞职 称拒绝归驯化的生活

2020-06-29 04:10:36

  谌洪果课后与学生聊马克斯·韦伯的《学术与政治》资料图片Y 

  23日上午,谌洪果在微博发布了《辞职公开声明》,称“让我们做温和理性、善待权利的普通公民”。当晚,这条微博在转发近1.7万次后被删除。谌洪果是西北政法大学法学副教授,此前他曾公开宣称“决定不参评教授职称”,被网友戏称为“终身副教授”。    “曾对学校提出就事论事的批评”    在《声明》中,谌洪果称,“我的路越走越窄,进行教学探索和学术交流的空间也越来越小”,如果继续站在讲台上,“不过是自欺欺人,为苟且偷生而放弃自己曾捍卫过的原则和底线。”    谌洪果告诉记者,公开辞职前他“纠结了好几天,毕竟要付出很大代价”,但又没其他办法,“因为找不到第三条路”。    2006年,谌洪果从北大法学院毕业,获法学博士学位,此后开始任教于西北政法大学。任教期间,谌洪果经常请一些学者及律师到学校做讲座,以“满足偏居一隅的西北学生对知识的渴求”。    此外,他还“就学校一些具体的有违大学法治精神的规定和做法,提出过就事论事的建设性批评”。    谌洪果称,辞职的主要原因是拒绝归驯化的生活。    “更重要的辞职理由,是我无颜再面对学生”。他说,由于无法争取自己的普通权利,自感没有资格站在讲台上,无法给法学专业的学生讲解法治的信仰、法律的权威、程序的价值等。    校方:    按学校规定处理    去年10月开始,谌洪果开始在学校举办“公民自治与合作计划”读书会,两周后,他在微博上称,“连续两周成功举办的读书沙龙突然被校方叫停”,结果与会者在楼道里“站着把书读了”。    谌洪果称,20多天前去香港中文大学开完学术会议回来之后,被校方吊销了港澳通行证,随后申请办理因私护照也未果。“没有人拒绝说你不能申请,却也没任何人说你可以办理。”同时,校方领导还反复跟他说:“洪果,算了吧,听我的,从长计议,别想太多。”    谌洪果告诉记者,校方还没正式同意他辞职,但“他们想让我走,从接触的态度能感受到”。对此,西北政法大学校长贾宇称,“我没有任何看法,一切都会按学校的规定处理”。    “很痛苦,现在也还很纠结,暂时没想好下一步怎么走,没有学校会要我。”谌洪果说。Y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