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国 调查 厅局 图片站 问政 桂刊
政务 社会 体育 通讯员 娱乐 爆料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漫画  3C  交友 汽车 保险
红豆相亲 房产 健康 理财 会展 商城 新知 游戏
柳州 梧州 防城港 
玉林 百色 北海  
 
超七千方危岩崩塌 地质工作者1分钟封路救10余人
http://hebap.cn  2020/2/9 3:20:33  

  生死一分钟

  危岩即将崩塌,生死时刻,三名地质勘查队员冒险拦路并勘察险情不到一分钟,超七千方危岩轰然倒下,十多位过路行人却安然无恙

  范永松

  10月10日晚7时许,巫溪又遭遇持续降雨,14个地质灾害监测点传来险情报告,李元春和同事们神情再度紧张,赶紧刨了几口饭,连夜分赴各地质灾害点蹲守。

河对岸看岩崩现场。

  李元春是重庆市地勘局208水文地质工程地质队巫溪办事处主任,他和7名同事在每年的5月-10月汛期常驻巫溪,帮助当地监测、预防和处置地质灾害。

  进入10月以来,巫溪连续多日遭遇降雨,全县400多个地质灾害监测点频繁传来险情报告,让李元春和同事们疲于应对。

  10月8日中午,李元春和同事们在外出路巡时遭遇大面积危岩崩塌前兆,所幸他们在1分钟内毅然阻断道路,成功挽救了10多名过路群众和确保近十辆车的安全,避免了一起重大伤亡事故的发生。

  异响

  昨日上午,有雨,65岁的巫溪县宁河街道桥北街居民郑达贵又来到距家几十米远的102省道垮塌现场,从垮塌的电线杆上剥除废弃的电线。望着巨大的垮塌现场,他感激地说:“如果那天不是地质队员将我拦下,我可能就埋在塌方现场。”

  10月8日中午12时许,巫溪县宁河街道,天空晴朗。吃过午饭,郑达贵推着板车出门,准备沿着201省道到一里外的居民区收废品。

  201省道临河街道段有5米宽,一侧临汹涌奔腾的大宁河,一侧是陡峭的凤凰山悬崖。

  老郑沿着临江一侧道路向前走,他的身后不远处,还有六七名行人。

  在凤凰山加油站附近,郑达贵碰到从对面过来的熟人老张,两人打了招呼,老张说,他过来时听见山上有悉悉索索的响声,“是不是山上有野东西(野兽)在跑?”老郑以为对方开玩笑,没有理会,继续向前走。

  此时,同是桥北街居民的肖庆翠也在往回走,与老郑擦肩而过。肖庆翠想给孙子做韭菜馅饺子,于是准备到201省道临河一侧斜坡上菜地去摘点韭菜。

  当她准备跨过公路的防撞栏杆下到斜坡下的菜地时,她突然听到公路上方的山上传来悉悉索索的响声,“天空晴朗,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响声?”肖庆翠感到不解和不安,考虑了一下,她最后还是放弃了扯韭菜,转身步行回家。

封锁的塌方现场。

  前兆

  山大坡陡,巫溪一直地质灾害不断。从1997年开始,208地质队就进入巫溪提供地质灾害防治的技术支持,负责全县16个乡镇227个地质灾害点的防治处理;从2011年起,208地质队派出李元春常驻巫溪。2015年,地质队给他增加了7名同事。

  10月7日,巫溪下了场雨,但李元春并没有接到下面乡镇有地质灾害险情报告。这一反常情况,让他心里不踏实。8日上午11时许,眼看要吃午饭了,他决定和同事徐明山、车龙涛一起,坐着地质勘查越野车去巡查一下桥北街往兰英乡的地质灾害隐患点。

  这段2公里长的桥北街从20年前就被列为凤凰山危岩带,从2007年开始一直在搬迁治理,已迁走居民459人,但仍有近千人居住。

  12时08分,越野车超过要去收废品的老郑后,在距离新近的滑坡地段还有500米时,坐在副驾驶的李元春看到前方公路上有两名行人在抬头望山。

  凭着职业的敏感,李元春靠近他们询问,“你们在看啥子?”一名妇女回答说她在路边捡皂角,结果发现山上有石块掉下来。

  李元春闻言一惊,和徐明山、车龙涛下车观察,发现山上有小石块掉落,将靠山一侧的一块巨大的铁皮广告牌砸得砰砰响,同时山顶上开始冒烟。

  拦路

  “情况已经非常危险,几乎到了千钧一发的时刻。”事后,李元春告诉重庆晨报记者,在地质工作中,一般判断岩崩和山体滑坡都有几个前兆,比如山体表面开始掉落小石块,山体移动造成岩石摩擦发出异响、山体上的树木开始晃动、从山体裂缝处会冒出烟雾等。

  掉小石块、异响、冒烟……凤凰山危岩带此时已同时出现这几个岩崩或滑坡的前兆。

  刻不容缓,李元春和同事们简单商议后,迅速做出安排,徐明山立即找一条小路上山查看情况,自己和车龙涛阻断公路两头的交通,先行避险,防止意外。

  李元春跑到车头前方,立即将对面车道上过来的一辆面包车、一辆中巴车、一辆轿车和几名行人拦下,并将身后的行人紧急疏散。

  车龙涛则返身往回跑,去阻断后方来车。

  此时情况已经非常危急,车龙涛为了自身安全,不得不一边观察山上落石一边跑,而且不能跑公路,只能翻越到防护栏以外的路沿跑,还得提防不要踩空掉落大宁河。

  40米的距离,车龙涛跑了近20秒,终于赶过去将老郑的板车和两个三轮车、一辆私家车拦截在路中。

车龙涛、徐明山、李元春合影。

  崩塌

  莫名遭遇陌生男子拦车,老郑和两个三轮车司机有些不满:“你又不是交警,你拦我们的车干啥子?”

  车龙涛解释:“前方可能要塌方,非常危险,大家稍微等一等。”

  在另一侧,一辆载有6名乘客的面包车司机也在大声斥责李元春赶紧让路。李元春、车龙涛始终不为所动,死死把住路口。

  10多秒后,李元春听见身后传来轰隆隆的几声巨响,接着漫天灰尘腾起,周围的路人顿时惊恐地四散而去。

  在距离李元春10米远处,巨大的山石从凤凰山上崩塌下来,将一段40米长的公路全部掩埋,大部分的山石冲入公路下方的大宁河中,填了三分之一的河道。

  此时,离他们停车拦路未到一分钟的时间。

  李元春看到,刚才一直在指责他的面包车司机的脸一下黑了下来,不发一言,随后倒车离开。

  老郑看到,刚才一直在和车龙涛吵架的两位三轮车司机也被巨大的塌方吓傻了,转过车头狂奔而去。山上滚落的石头和泥土已落在距离他们四五米处,公路上的电线杆成排倒下。

  老郑说:“如果没有他及时拦路,我估计后面的车和行人不知有多少会被活埋在里面。”

  余悸

  目前,发生岩崩的凤凰山还不适合进行排危处置,需要等待国土资源部的地质专家前来确定处置方案。201省道因此将长时间中断,从县城通往兰英乡、双阳乡、城厢镇的交通将绕行。

  接到李元春的报警,当地街道应急办、消防、交警等部门迅速赶到现场,在确认没有行人和车辆被淹埋之后,将危岩崩塌现场管制。

  李元春估计,整个崩塌的危岩总量在7000方左右,滑落的山体高达58米,而且现在地质情况依然不稳定。地质队员爬上山腰,发现发生岩崩的凤凰山上还有几百条裂缝。

  虽然事故幸运地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和车辆损失,但事后回想,李元春依然感到后怕:“当时让车龙涛返回去拦车非常冒险,万一此时危岩崩塌,发生危险怎么办?我怎么向他的家人交代?”

  两人年纪相仿,李元春今年32岁,车龙涛29岁,同是重庆交通大学毕业的师兄弟,家都在位于北碚的208地质队大院,两人都刚刚当上了父亲。

  记者 范永松 摄影报道


相关阅读:
绍兴租房 http://m.zhuge/com/sx/zufang/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