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综艺频道

今日票房:大盘2.59亿,#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1.84亿,#惊奇队长#8.37亿

2020-05-23 03:20:49

原标题:今日票房:大盘2.59亿,#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1.84亿,#惊奇队长#8.37亿

  3月16日( 周 六)大盘 2.59亿

  #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30.44%,1.11亿,3天累计1.84亿;

  #惊奇队长#26.64%,7259万,9天累计8.37亿;

  #绿皮书#10.18%,2766万,16天累计3.86亿;

  #我的英雄学院:两位英雄#9.21%,1372万,2天累计2430万;

  #驯龙高手3#4.39%,924万,16天累计3.42亿;

  #流浪地球#3.07%,546万,40天累计46.2亿;

  #阿丽塔:战斗天使#2.7%,492万,23天累计8.79亿;

  #夏目友人帐#2.84%,469万,10天累计1.04亿;

  #过春天#2.34%,200万,2天累计506万;

  #地久天长#,119万,累计点映241万;

  #阳台上#2.71%,102万,2天累计300万;

  #把哥哥退货可以吗#,41万,2天累计111万;

  3月15日( 周 五)大盘 1.33亿

  放映35.2万场,人次405万;

  #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18%,5255万,2天累计7244万;

  #惊奇队长#28.2%,3954万,8天累计7.65亿;

  #绿皮书#8.5%,1439万,15天累计3.59亿;

  #我的英雄学院:两位英雄#12.3%,1天累计1058万;

  #流浪地球#2.5%,251万,39天累计46.22亿;

  #过春天#7%,1天累计306万;

  #阿丽塔:战斗天使#2.4%,215万,22天累计8.75亿;

  #阳台上#8.1%,1天累计198万;

  #驯龙高手3#1.8%,169万,15天累计3.33亿;

  #夏目友人帐#1.8%,159万,9天累计1亿;

  #地久天长#0.4%,点映122万;

  #把哥哥退货可以吗#3.7%,1天累计70万;

  #老公去哪了#3%,1天累计55万;

  2019年03月16日全国电影总排片截止晚上20:00点约(335558场),较今日减少(16678)场。

  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101124场),惊奇队长(88509场),绿皮书(33761场),我的英雄学院:两位英雄(30593场),驯龙高手3(14571场),流浪地球(10203场),夏目友人帐(9445场),阳台上(9009场),阿丽塔:战斗天使(8974场),过春天(7774场)。

  上海(12939场),北京(9969场),重庆(9812场),深圳(10430场),广州(8841场),杭州(7608场),苏州(6191场),武汉(6084场),成都(8548场),南京(4872场)。

外星人下映了?不!外星人,上网了!

  谁还没被繁忙的工作和满天的水军,耽误过几部好片

“在电影院看电影,如果遇到烂片,会有想摇一摇鼠标,看看进度条还剩多少的冲动”一位网友这样说道。

  自2015年以来电影票房持续走高,2019年春节档最终定格58亿,维持了2018年的高票房水准。但人均观影次数的增加让多少人在一脚不慎踏入烂片坑以后后悔不迭?好电影为数不多,烂片却是遍地开花,于是人们终于变得“聪明”,学会先让网友替自己趟雷。

  习惯了先看评论再决定是否看电影,不经意间,网友的评价变得比电影本身价值更大。不愿试错的心理让人们慢慢失去了自己的品味,变得人云亦云。有人说好看,就一窝蜂去看;有人在贬低,就对根本不了解的电影心生嫌弃。

  如果你曾因为网上的声音,放弃了原本去看《疯狂的外星人》的打算,那么恭喜你,你已经中招了。

影评or影片:你因为什么走进电影院?

  宁浩去拍科幻片了!看惯了宁浩的荒诞片,谁也不会想到“疯狂三部曲”会和外星人扯上什么关系。

  入行十多年,宁浩做的最成功的一件事就是解构。从这个角度说,《疯狂的外星人》其实是一部相当成功的“宁浩片”。

  对科幻进行解构,没有花式炫技和未来武器,一只猴遇见一个外星人却上演了一出让人无法定义的黑色幽默片,让观众头一次知道科幻还可以这么玩;对喜剧进行解构,一部真正意义上的耍猴电影,阶级鄙视链被最大化,最后却让一个耍猴的完成鄙视链的闭环,影片里每一个人都是笑话,这种诡异的平衡让幽默变得高级。

  

(《疯狂的外星人》剧照)

  和《疯狂的石头》一样,从来不走寻常路的宁浩在影片里让小人物大放异彩,用多种反转、讽刺的手段,打破观众的刻板印象。在这部影片里,耿浩作为鄙视链的最底层,却和欢欢一起耍了外国特工。这和《疯狂的石头》里香港大盗麦克被三个毛贼耍的团团转如出一辙。

  没有疯狂系列前两部的多线叙事护体,《疯狂的外星人》成为一部被大众低估的荒诞喜剧片。影评人将这部电影失败的部分原因归结于:中国观众对宁浩电影的误会。确实,第一批观众抱着观看一部《疯狂的石头》2.0的心态涌入电影院,然而宁浩不可能永远留在原地。

  

(《疯狂的外星人》剧照)

  2019年豆瓣迎来的第一场风波就是贺岁档电影被恶意刷低分。一部本来备受期待的电影可以因为几个恶评瞬间让观众打消去影院观看的念头,遭受如此命运的电影数不胜数,影视行业受到的影响可见一斑。

  影评本是一个极具专业性的行为,但影评人晦涩深刻的评论语言对普通观影人实在劝退。互联网时代,话语权下降,影评变成一件相当草根的事情。当所有人都可以向公众表达对一部电影满意与否的时候,原本各花入各眼的电影开始变得必须要满足所有人的品味。

  一旦牵扯到利益,事情就变味了。当一部电影的命运开始与网上评论息息相关,水军生意就出现了。除了网上的散户,电影水军集中在豆瓣。

  

  目前的豆瓣水军有三种,最低级的是专业的水军公司批量买的水军账户,这类账号主页没东西,关注为0,基本上都是新开,干的也都是刷量的累活,一般大批量刷低分或高分就是他们的杰作。然后就是兼职水军,集中在各个微信群,有任务了喊一嗓子就有水军下场,与前者的差别不大。高级一点的就是花钱收买真实用户,这种用户有一定的影响力,他们的评论看上去有理有据,其效果也不是低级水军可比的。

  在沉默螺旋之下,收钱打分写评论还只是小case。大众为了表现出自己独特的欣赏水平,即便有人表达出了喜欢,也会被广大的意见环境堵住了嘴。或者被抨击,或者随波逐流,总之留给那些与“主流意见”相左的人的结果都不会太乐观。

  

  《疯狂的外星人》是一部宁浩个人风格十足的电影,但在网友水军等洪水猛兽下,再有风格的电影,也不得不低头。

  《疯狂外星人》命运如此,谁又能说其他优秀的影片能逃过这一劫呢?

没有好的渠道,人们只能为盗版消费

  2019年,中国电影正式告别票补时代,再也买不到15.9和9.9的电影票,一时让习惯低价消费电影的人们找不到心理平衡点。

(2018年人名网宣布取消票补 )

  一个习惯的养成需要21天,被低价电影票滋养了两三年的人们习惯了在忙碌的工作日结束后去影院看部电影放松一下。汹涌的水军和忽然调高的票价无法阻挡已养成的观影习惯,于是盗版电影获得了前所未有的生存条件。

  当一部你期待很久的电影上线了,在网上恶评如潮和高昂的电影票双面夹击之下,充满好奇心的你可能会找个隐蔽的小论坛,下一部枪版的高糊影片聊以解馋。

  

  美国政府1948年出台《派拉蒙法案》,根据该法案,影片必须在院线上映90天后才能在流媒体上映。为了保障影视制作方的利益,中国院线与流媒体也大致如此。而盗版电影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平衡,花小钱看大片和无需等待成为大部分人选择盗版的原因。

  2019年春节档遭遇高清盗版流出,影视新闻点名批评,业内人士曾表示盗版行为轻而易举就能带给制片方数亿的损失。

  

  凭良心讲,没有一个影迷会以看过盗版电影为荣,但经过那么多次打击盗版,在街头消失,又在网站兴起,盗版电影如同打不死的小强,流出的速度越来越快不说,质量也越来越好。往常电影上映期还只有枪版,今年已经升级为高清版本了。

  回头看看,大概很少有哪个国家对待盗版会如同中国一样,那些年的盗版碟和盗版电影资源,确实培养了一代扎扎实实的电影观众,那些“资源网站”的存在那么遭人嫌弃却又如此合理。但在消费观念已经千转万变的当下,盗版的存在确实有些不合时宜。

  “难道就不能有一个平台可以代替盗版的功能吗?不想看盗版但是盗版真的很方便啊”一个网友吐槽道。

  现如今的盗版电影之所以生命力被延长,手机端pc端可以无时差观看大热电影是非常大的原因。手机电视和网络大电影为批量的网友培养了手机端pc端观影的行为习惯。复旦大学于2018年6月公布的一项历时一年的调查显示,全国IPTV用户每周看电视仅有1.43天。在电视收看日,每天看电视的平均时长为1.92小时。这两项数据在2010年分别为6.29天和3.24小时。

  这一行业的生命力十分可观,外网各大流媒体早已开始跃跃欲试。随着消费者的观看习惯转向流媒体,影院的长期前景存在问题,不少流媒体平台都在考虑将影院内容搬上流媒体平台。这种发展模式将实体影院的流量引向平台。对于平台来说,这将是一块诱人的蛋糕。

  吃多大的蛋糕就得承担多大的风险。院线与流媒体平台的无缝对接,是对财力、物力和资源的多方面考核。即便是拥有雄厚实力的Netflix也在考虑收购院线Landmark Theatres发展院线+流媒体模式时犹豫不决。然而发展正版电影在线观影平台已箭在弦上,只要有合法渠道,人们就不会为盗版消费。

  令人欣喜的是,欢喜首映的出现,让中国终于有人有勇气拿起了这块充满风险的蛋糕。

欢喜首映:第一个吃蛋糕的人

  影视行业在经历过电商行业的冲击之后,已经适应了已经学会向更深更远的方向探索。“院线+流媒体”的模式不算新鲜,但要探索新模式,就得走出别人不敢走的那一步。

  自主打造流媒体,意味着放弃所有电影的版权费,这对任何一家影视娱乐公司都不是一笔小数目。欢喜首映的的运营方欢喜传媒,近期出品的电影有《疯狂的外星人》、《我不是药神》、《后来的我们》、《江湖儿女》,都是票房与口碑齐飞的佳片。要放弃这些影片上亿的版权交易,采用欢喜首映独家播放的模式,其中野心与风险,可想而知。

  但相比与风险,欢喜首映仍有多方保驾护航。

  一方面,欢喜首映已签约多位一线导演,包括宁浩、徐峥、张艺谋、王家卫、陈可辛等一众高品质导演,并公布囧妈、疯犬、高级动物等多部影片开机的欢喜传媒此次大手笔布局流媒体平台,令其出品的一线大片保有更持续的市场热度和生命周期,保障了导演、院线、流媒体三方的利益。

(欢喜首映签约导演)

  

(欢喜娱乐签约导演徐峥作品《囧妈》)

  另一方面,欢喜首映秉承“极简、轻奢、无广告”的精品品质,为互联网用户精选海内外优质电影。覆盖PC、移动、电视三大终端,界面也向外网高端流媒体平台看齐,更注重以各种方式推送主要内容,而不是采用算法推送。

  欢喜首映让视频平台从口水化重新回归到小众的,内容质量有保障的高水准流媒体平台。但作为国内流媒体的试水者,欢喜传媒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2019年,欢喜首映将独家上线《疯狂的外星人》,采取院线平台无缝衔接播放。这种变换不仅仅是平台的转移,而是一种新型观影模式的开启。未来的流媒体平台走上顶级大片“院线+网络无限独家播放”模式将成为趋势。

  

(《疯狂外星人》欢喜首映上映预告)

  加拿大影院连锁公司Cineplex率先提出了“超级电影片”的概念,允许观影者在影院观看电影,然后在影院放映结束后下载该电影;亚马逊影视(Amazon Studious)在2018年购买了Landmark Theatres连锁电影院,,将发展战略转向“院线+流媒体平台”。

  面对新的模式,中国的需求显得更迫切一些。网络水军和盗版资源,每一个都可能成为中国影视行业的致命伤,欢喜首映的出现,至少可以让我们稍微喘一口气:正版影片在线观看并不永远是空谈,中国正版电影的春天正在向我们走来。

  被繁忙的工作和成群的水军耽误的好片理应得到优待,平台在做出努力,每一个观影人也应如此。没有时间去院线,没有精力做选择,好的流媒体平台正在帮你。

“点击阅读原文,6.9元看完《疯狂的外星人》单片,还送7天VIP。

「外星人」都上网了,你还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