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暖宠甜妻引入怀小说-主角为高瑾寒戴清歌小说阅读

2020-05-22 03:00:04
暖宠甜妻引入怀第16章 你干什么

她说着,把头转向窗外。

戴清歌想起过去,犹豫了一下,但她不想失去她唯一真正的朋友。

“我们拿到了结婚证,但是”

戴清歌将简要地谈谈她回来后发生的事。

刘倩德听到后,把冰凉的咖啡倒在她面前,冷笑道:“戴若彤,那个女的,你爷爷也是不是好东西。”

戴清歌摇摇头。关于戴澎和戴若彤,她没有什么可说的。

当我们走出咖啡馆时,天已经黑了,雨还没有停。

戴清歌有点担心地看着刘倩。“我们送你回家。”

“这是晚了,你们早点回去吧。我们明天得去上班。我住得不远。

刘倩是急性子,有些火,做事利利索得最不喜欢拖,刚有出租车过来,刘倩就直接拦下来坐到车上离开。

戴清歌还没来得及拦住她,高瑾寒就拿着伞走到她跟前说:“我们走吧。”

戴清歌很想再见到她的好朋友,要不是天色已晚,她也许还想再和刘倩呆一会儿。

戴清歌看着刘倩离开的地方,心不在焉地回答:“嗯。”

然后他被高瑾寒被动地拖到停车场。

戴清歌上了车,心情还很愉快,嘴角微微上扬,眼睛闪闪发亮。

高瑾寒上了车,看了她一会儿。他认识戴清歌以来,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快乐。

“好朋友?”高瑾寒说话时弯下腰来给她系上安全带。

戴清歌暂时忘记了她和高瑾寒之间的小冲突,微笑着看着他。“是的。”

高瑾寒看着她脸上的笑容,然后稍稍向戴清歌直起身子,把手放在她的下巴上,轻轻地吻了她一下。

戴清歌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眼睛转瞬即逝地瞪大:“你,你干什么!”

“好吧,别生气。我请你吃晚饭怎么样?”高瑾寒嘴上挂着微笑,捏着她的脸,好像她是个孩子似的。

戴清歌尴尬地把脸转过去,张开手。“谁在乎!”

你以为她还在为昨天的事生气,所以你要请她吃饭?她不在乎。

高瑾寒猛地一拉方向盘下的钥匙,开动了汽车,仍然面带微笑。“我不在乎。”

戴清歌扭头看了看高瑾寒,不得不承认他长得太帅了,她几乎没见过比他更帅的人。

当他不笑的时候,他的脸会不自觉地显得冷漠和严厉。即使他什么都不做,他自然会让别人有距离感。

这就是戴清歌现在的感觉。

“你为什么不说话?”高瑾寒很久没有听到她的回答了,他转过头来看着她。他的眼睛里冒出了一个笑话,他的嘴弯了起来。

他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消失了一点,但距离仍然存在。如果说他所做的一切让戴清歌觉得他喜欢她,那么现在她开始怀疑了。

戴清歌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一言不发地向窗外望去。

高瑾寒看到了她的反应,眼里闪过一丝忧虑,但他脸上的笑容没有变。

当他们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

戴清歌穿着无袖的衣服,抱着双臂,脸色发白,觉得肩膀很暖和。

她转身看着高瑾寒。他穿着一件长袖黑衬衫。袖口卷起,露出一只质地独特的小前臂。

他一手拿着一把黑色的长伞,用他的大手指按了一下,把伞举过他们的头顶。他把另一只手放在戴清歌的肩上,把她抱在怀里。

戴清歌比他瘦得多,矮得多,几乎倒在他怀里,他那厚实的胸脯显得很结实。

戴清歌有点吃惊。

戴清歌不由自主地抬头看着他,只见他的另一个肩膀被雨淋透了,她发现他把那把大伞的一半放在她身边。

这种小心翼翼的举动,使她以前产生的怀疑和否认少了一些。

戴清歌的声音浑浊不堪,那天她不受欢迎。虽然她知道自己已经够漂亮了,可是还有许多漂亮的女人。她找不出高瑾寒为什么对她那么好,除了他喜欢她之外。

戴清歌回家的路上一直在想这件事。

“那家餐馆的食物含有什么药素吗?你在回家的路上一直处于恍惚状态。”

高瑾寒的声音把戴清歌吵醒了。

“我要先洗个澡。”戴清歌还是不明白,不想多说话,打开衣柜去拿衣服。

壁橱一打开,高瑾寒砰的一声把它推开。戴清歌被他的突然举动吓了一跳,站在壁橱旁边。

高瑾寒把手搭在戴清歌的肩上,把她裹在自己和衣柜之间,不让戴清歌有逃走的机会。他的眼睛似乎看穿了她

戴清歌没有等他说完。“我不要你!”

高瑾寒神秘地笑了笑。“哦?我没有想到你要我自己。”

戴清歌的脸因窘迫而闪动着。她现在只想进去,要是他说了这话,他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突然,她眼底一惊,一闪而过,不想示弱地抬头看着他:“我真的很想你。”

“什么?”高瑾寒扬起眉毛,好像很惊讶。

“我在想,你为什么害怕黑暗,这么大的一个人?”戴清歌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微笑,挑衅地看着他。

高瑾寒脸色阴沉,毫无表情,但戴清歌觉得他一定是在咬牙切齿。

“这是晚了。我要去洗澡。”戴清歌天真地向他眨了眨眼睛,她的腰软了,她的整个上半身下沉了,蹲在他交叉的双臂下面。

浴室的门是锁着的,戴清歌的脸还在笑,我看到高瑾寒的脸泄气了,松了一口气。

外面,高瑾寒瞥了一眼浴室的门,他的眼睛有点松弛。

当戴清歌从浴室出来时,高瑾寒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那是电视频道。

如果这些天她没有和高瑾寒在一起,知道他是一个真正的男人,她会认为他是一个娘娘腔。

当他听到身后有东西时,高瑾寒说:“准备好了。”

戴清歌赞赏他的双重目的,转过身来,笨拙地哼了一声,跳上床去。

过了一会儿,电视的声音消失了,浴室里的水声也消失了。

戴清歌闭上眼睛,但她不困。

过了一会儿,浴室里的水声停了下来,有人拉上了她的被子。她本能地抓住被子,但拉被子的人显然很固执。

他把戴清歌身上的被子拉开,她生气地坐了起来。“你有完没完了,高瑾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