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流年错把深情负童漫漫最新章节阅读-流年错把深情负厉绍霆许若兮小说目录

2020-05-22 03:38:30
流年错把深情负第8章

意识半迷茫之时,许若兮看到了不远处迈步而来的厉绍霆。

他一如往昔的西装革履,表情冷漠,看她的眼神不含丝毫感情,“怎么样?淋了一夜雨,有没有淋清醒?知道向我屈服了吗?”

“呸。”许若兮恶狠的目光直白地剐了他一眼,“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屈服于你这种是非不分的人渣!”

厉绍霆不在意的笑了两声,掏出一张纸丢到她脸上,“这是医院昨天下午给你父亲下达的病危通知书,说你父亲需要手术让家属签字。可是你这个唯一的女儿怎么联系都联系不上,就只有我代替你来做这个决定了。”

在小的时候,许若兮的母亲就已经病逝。

所以,一听到这个噩耗,她整个人都僵硬起来,不顾头晕和伤口的疼痛猛然爬起来抓住他的胳膊,“那我爸呢?他现在情况怎么样?”

厉绍霆也不推开她,“我没签字,手术没做,昨天夜里他就死了。”

他说这话时,淡漠的眼神正心若旁骛盯着她的脸,试图更好捕捉到她脸上每一丝微渺的神情。

像是旁观者,带着刻意取笑。

许若兮真的没有办法再保持镇定,她这一刻是真的要疯了,脑海里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炸裂开来。

身体里突然就爆发出一股子狠劲,给了他一巴掌,“厉绍霆!你恨的人是我!你对我要杀要剐都可以,为什么要害死我的父亲?”

“如果不是你父亲曾借着厉家财务危机逼婚,那我就不会娶你,也不会有今日这样的局面。”厉绍霆一手捏紧她的脸蛋,眸色浓怨,力道更紧,“许若兮!你到底有没有忏悔过?”

许若兮的五官被挤捏的变形,没法说话,睫毛沾湿一簇簇黏濡,衬着眼眸里的泪光,越发显得无助卑微。

厉绍霆看着看着,心里就不厌其烦,像是多看一秒她泪水朦胧的眼,就会有一种生怕那泪水掉落的憋闷感觉。

他放开手,听她骤然释放的大哭,皱眉怒道:“哭哭哭,你除了哭,还能拿出别的招数吗?”

许若兮脸色透着死白,唇瓣隐隐颤抖,声线破碎,“我要见我父亲。”

厉绍霆不为所动。

她吸了吸鼻子,如若丢了三魂七魄般面无表情,重复的音量却提高了好几个度,“厉绍霆!!我说,我要见我父亲!请你马上给我解开镣铐!”

他的视线凝住两秒,直到嘴角划过饶有兴味的浅弧,才悠闲自得拿出钥匙为她解开接在树上的枷锁。

可并没有继续解除她手脚间的自由,而是将那长长的锁链握在手间,转身拉着她一步步往墓园外走。

许若兮像是一条落魄的流浪狗,浑身湿淋淋,衣裳布满泥点脏污,头发乱糟糟湿哒哒得垂洒下来。

她恨自己没用,恨自己当初的执着,甚至每走一步都有了立刻想死去的冲动。

甚至,一看到走在前面逍遥冷漠的厉绍霆,就恨不得拿把刀生生剖开他的肺腑,好能更加看清楚他的心脏到底是有多漆黑。

许家的别墅因为欠债金额巨大已经被贴了封条,许父的葬礼已经决定在许家老宅举行。

可是就算如此,考虑到许家如今的惨况,葬礼竟是静悄悄的,没有什么宾客前来吊唁。

车子停在路边,厉绍霆拉着锁链的一头,牵狗似得领着她进去厅堂。

“爸……”许若兮泪如雨下,在看见父亲黑白遗像的刹那悲痛万分,不管不顾得往地上一跪,“爸,是我的错,都是我害了您,害了许家……”

她跪爬着往前,所有的情绪一溃即散,哭声几乎响彻了厅堂。

厉绍霆微笑的嘴角渐渐收敛,冷眼旁观,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他自己没来由得就去拉扯她起来,“许若兮!你的傲气呢?现在摆出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要给谁看?你给我起来!”

许若兮跪着不动,顺势掀开他的袖口,朝露出的一截胳膊狠狠咬下去,有血液流了出来。

她有多恨他,咬下去的劲就有多深。

巴不得能把他生吞活剥似得不知疲倦,血腥气从口腔蔓延,上下鄂都几近麻木。

厉绍霆闷哼了一声蹙眉,却也出乎意料得没有了任何动作。

倒是从角落里一处赶来的莫展铭,惊得忙顾不得其它,赶紧上前抱住许若兮的腰部就往旁边拖,“小兮你冷静一点,别这样。”

她这样发疯分明是有恨却无力发泄,最后浑身像极了泄了气的皮球,任由被拖走,栽进了莫展铭的怀里

说话声仿若游离,“展铭,我爸走了,就剩我一个了。孤零零的,讨厌我的人又那么多,你说我是不是灾星,怎么总是连累身边对我好的人呢?”

悲痛所带来的影响力叫她整个人如坠深渊,身躯骨头仿佛摔得粉碎。

胸口痛,哪里都痛,生不如死一般煎熬。

“你不是灾星。”莫展铭搂紧她,下颌反复磨蹭她的发顶,“你还有我。伯父的一切丧事,我已经帮你安排妥当了。还有那天在厉家伺候的保姆,虽然辞了职,但我也已经派人去找了。只要找到她,最起码能问出一点线索……”

厉绍霆的脸色是从未有过的难看过,眼里的冷气像是要冻死人一眨不眨盯着莫展铭搂在许若兮腰间的那只手。

他们二人的过于亲密接触太刺眼。

刺眼到让他不知不觉间,就生出了怒心与杀念。

许若兮偏偏像是找到了一处能遮风挡雨的港湾,双手也慢慢环上莫展铭的脖子,放声痛哭。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厉绍霆忍无可忍,愣是把许若兮拖了回来,“丈夫在身边,就这么明目张胆跟别的男人搂搂抱抱?”

莫展铭眼色阴沉,敌意更甚,“你有把小兮当成过妻子吗?孙芯雅虚伪狡诈,你却被她灌足了迷魂汤。”

说着,冲上去握住许若兮的胳膊,目光触及手腕的道道血痂,越发怒不可竭,“才给你带走一天,不光许伯父亡故,就连小兮的手也伤成了这样。厉绍霆!我要你放了小兮,跟她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