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苏千羽程慕言是哪部小说

2020-06-28 04:00:56

这里提供苏千羽程慕言是《》小说的解答,花前月下只说愁小说故事发展迅速,情节曲折,内容精彩。为什么……曾经我那么想要一个和程慕言的孩子,却一直没能成功,现在在这种情况下,孩子却来了。

精选内容:

我颤抖着手接过,握着那张确认有妊娠反应的检查单,我一颗心发慌发颤的厉害。

为什么……

曾经我那么想要一个和程慕言的孩子,却一直没能成功,现在在这种情况下,孩子却来了。

这个孩子,我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程慕言别墅的,一路上我神情恍惚,回去后,眼前的这一幕几乎要灼伤了我的眼。

只见尹如雪亲昵地坐在程慕言的大腿上,红唇叼着一颗葡萄朝程慕言凑过去。

而程慕言原本冷硬刚毅的面庞上却带着几分柔和,他看向她的眼里带着笑意,正动作轻柔的凑过去接住她递过来的葡萄,随后两人深深的吻了下去,就在两人唇齿相交处,有透明的津液混合着葡萄汁滴落下来,看上去一片淫靡。

此刻,程慕言大手覆上了尹如雪的浑圆,大力揉捏着,在他的动作下,尹如雪唇齿间有暧昧的呻吟溢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我只觉得心脏像是被千万柄利剑穿过似的,疼的厉害。

程慕言和谁在一起我都可以理解,只有尹如雪,她和我是那么多年的好闺蜜,我和程慕言的点点滴滴她都清楚,他们一个是我最爱的人,一个是我最好的闺蜜!这要我怎么接受?!

在他们动情接吻间,尹如雪余光落在了我身上,嗔笑着推开了程慕言,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程慕言不满地皱起了眉,冷冽的目光落在了我身上。

“慕言,”尹如雪挽住了程慕言的手,朝他怀中蹭着,不满道:“她怎么会在这里?”

“她,”程慕言安慰地轻拍她的手,施舍给我一个冷漠的眼神,“她是我新请的佣人,来还债的。”

我看向他的眼,想从他眼里看出点什么来,可越看,那里面的东西就越伤人。

尹如雪这时候也缓了过来,笑得有些勉强,娇嗔地轻退了他一把,“你真是不会怜香惜玉,人家曾经可是豪门千金呢!”

程慕言温和地对她轻笑着,修长的手轻抚她的头发,“傻瓜,在我眼里,只有你才当的起豪门千金这四个字。”

尹如雪被他轻描淡写地一句话哄得眉开眼笑,也顾不得我还在场,凑过去给他一个香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吃东西的缘故,我的胃里似乎有点酸。

程慕言含笑受了美人的投怀送抱,冷淡地瞥了我一眼,声音满是寒冰,“还要我教你怎么端茶倒水吗?”

我给尹如雪倒水?!

之前苏家还没有垮的时候,是本地的商业巨头,作为苏家大小姐的我,到哪都是被人捧着的,尹如雪虽然家里条件也不错,但远远到不了让我给她倒水的地步。

甚至可以说,如果她不是我闺蜜,以她家的地位,她给我倒水还差不多!

何况如今,她还是背叛我的人!

我是情妇不假,可现在我也要成为佣人了么?

看我站在原地没动,程慕言的眼神微微眯了起来,墨黑的瞳仁中是显而易见的不悦。

“还需要我继续提醒你自己的身份么?”他冷笑着。

想起还在医院的爸爸,危在旦夕的苏氏,我只有先抛开自己可笑的自尊,强忍着屈辱走到厨房给尹如雪倒了一杯水。

“你的水。”我生硬地将手里的水杯递到她的面前,望着那张熟悉的脸,我眼睛里几乎都要冒出火脸。

尹如雪眼里划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下一秒,我的手里的水杯被她掀翻,滚烫的热水洒在我的手背上,火辣辣的疼让我本能地尖叫了起来。

杯子落地的重响让程慕言也注意到了这边。

尹如雪惊慌地缩到了程慕言的怀里,楚楚可怜小鸟依人地说,“千羽,我知道你心里不满意,但是你也不能这样啊!”

手背上的疼痛刺地我眼里蒙上了一层水雾,我下意识的就要反驳她。

却在下一秒,程慕言冰冷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还不给静静道歉?!”他声音冷的不带丝毫温度:“堂堂苏家大小姐,不会连端个水都不会了吧?”

她不过是惊慌了一下,他就这样捧在手心里哄着。

我的手背被尹如雪故意弄翻的热水烫伤,他却不闻不问。

一股难以言说的悲哀在我心头翻涌,加上一进家门就一直压抑着的愤怒,我再也顾不上理智,嘲讽地冷笑着,“道歉?凭什么?这杯水到底是怎么回事尹如雪心里清楚!程慕言,我苏千羽现在是落魄,但是也不是你随便弄个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欺负的!”

最后一句出口之后,我看到尹如雪的脸色红白交加,显然没想到我会当着程慕言的面这么不给她面子。

我冷哼一声,顾不上程慕言黑如锅底的脸,夺门而出。

但刚一出门,眼泪就没出息地掉了下来。

我现在怀着他的孩子,他却和别人订婚了,还这样侮辱我,不在意我……

以前一切的柔情蜜意都像是一场笑话,笑我有多傻多天真。

不仅被人骗得丢了身丢了心,连偌大家产都被人夺走,落到现在这样任人宰割的地步……

这样边走边哭不知道多久,竟然到了程慕言的后花园,我随便找了个椅子坐下,默默垂泪。

“苏千羽?”一声带着不确定的疑问忽然响起,我微微仰起头,泪眼模糊中看到一张温柔英俊的脸。

我眨了眨眼睛,看清了他的脸。

是程慕言的侄子程乐文。

我和他倒算得上熟悉,当初大学的时候他可是校草,身后无数小姑娘追着,但是他洁身自好,对谁都彬彬有礼,只是一直没有谈恋爱。

因为程慕言的原因,我和他比别人近一些。

这么狼狈的样子被熟人看到,我心里有些羞愧,抬手就要擦自己的脸,没想到碰到手上被烫伤的地方,钻心的疼痛让我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程乐文也注意到我手上的烫伤,皱着眉说了一句“等我一下。”之后就匆匆离开。

不一会儿,他小跑着气喘吁吁地又回来了,手里拎着个小药箱,来不及喘口气就在我面前蹲下,打开了药箱。

我还没反应过来,手就被他动作轻柔的握了过去,他这怪的看着我:“受伤了怎么能就这么跑了出来?女孩子的手不能留疤的。”

他的声音担忧而温柔,让我原本冰冷的心也渐渐有了温度。

我讷讷地仍由他给我上药,清清凉凉的药抚慰了我手上火辣辣的痛痒。

齐乐文垂着头认真地拿起了纱布,细细地裹住我的手,叮嘱道,“这几天先不要碰水,小心伤口会发炎,最好每天换一次药。小心点不会留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