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国 调查 厅局 图片站 问政 桂刊
政务 社会 体育 通讯员 娱乐 爆料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漫画  3C  交友 汽车 保险
红豆相亲 房产 健康 理财 会展 商城 新知 游戏
柳州 梧州 防城港 
玉林 百色 北海  
 
飞过7种机型的女将军释疑女飞行员驾战斗机(图)
http://hebap.cn  2019/12/2 13:47:42  

  空军歼-10女飞行员余旭12日在飞行训练中不幸牺牲,年仅30岁。一时间,震惊、哀痛、惋惜……然而就在纪念与致敬的追思声中,也有一些人从另一个角度发出疑问甚至是质疑:女性是不是不该走进飞行员这个行列?女性驾驶作战飞机、参加飞行表演有多少必要性和可行性?

  余旭牺牲的11月12日,正值人民空军成立67周年,空军在航空博物馆隆重举行向英雄纪念墙敬献花篮仪式,记者专程采访了共和国第三批女飞行员、原空军指挥学院副院长、特级飞行员刘晓连少将。对这位与共和国同龄、与空军同龄的女飞行员将军的采访,或许正好可以回答那些关于女性该不该走进飞行员行列的疑问。

  飞行,从来都是勇敢者的事业。作为飞行员,明天和危险不知道哪个会先来。刘晓连少将亲身经历的死亡飞行5分钟就是最真实的写照

  1982年9月20日上午,刚刚圆满完成转场任务的刘晓连机组,准备驾驶安-26运输机从张家口机场返回部队。

  当日晴空万里,阳光刺目,飞机爬升到700米高度时,她突然发现正前方一架乳白色的高空高速歼击机正迎头飞来。此时,紧急规避已然来不及,在她看见歼击机后的0.2秒的时间内,两机在700米的空中相撞!她和机上所有人一样瞬间被震昏过去。

  等到再次清醒,她发现飞机正向左侧下坠,座舱内烟雾弥漫,飞机已严重损伤,座舱里的仪表除气压高度表外,其他仪表全部失灵。空地联络中断,发动机油门杆失效。机组人员忍着剧烈的伤痛,立即各就各位,采取一系列措施配合她控制飞机,寻找机场降落。她咬紧牙关、忍着疼痛,紧紧握着操纵杆,根据对附近机场位置的记忆找到了跑道。但由于机身严重变形,主起落架无法放下来,在跑道正常降落已无可能。考虑到飞机越来越难控制,飞机上还有4吨多油料,跑道边停放着十几架飞机,机场附近还有厂房、村庄,一旦机身起火爆炸,后果将不堪设想。

  她果断下达了草地迫降的指令。可是当飞机在草地滑行时,新的情况发生了,这架飞机以每小时100多公里的速度向左偏移往跑道上斜插,跑道上停着6架飞机,飞机上还有飞行员!速度太快,他们没有任何能躲开的时间。为了避免飞机相撞,她无惧自己双腿被撞断的可能,从座位上站起来,用尽平生力气蹬住右舵,同时一下把操纵杆前推到底,让机头栽进草地里,以阻止飞机前进。几乎在电光石火之间,飞机终于顽强地、奇迹般地停了下来。

  一场令人不敢想象的事故避免了。这一次,她与死神擦肩而过。从飞机被撞到停下只过了5分钟,此时她的胳膊、胸部、腿部多处被撞伤,特别是腰椎严重错位。

  女飞行员用稚嫩的肩膀,挑起生与死的重担,为了蓝天事业,她们义无反顾,翱翔天空,愿意用生命去诠释

  刘晓连是我国第三批女飞行员之一,曾经是空军最年轻的女机长。

  刘晓连与飞过的机型安-26运输机合影。姬文志 摄

  第三批女飞:飞过最多机型,飞到最高年限

  记者:刘晓连将军,作为一名女飞行员,共和国的同龄人,又是空军的同龄人,您今天参加这项活动感触最深的是什么?

  刘晓连:我今年67岁,是共和国的同龄人、空军的同龄人。今天来了14名共和国第三批女飞行员代表,这其中,年龄最大的长我5岁。在空军建军67周年的日子里,我们来航空博物馆参加向英雄纪念墙敬献花篮仪式,都感到非常荣幸。看到现在不断发展壮大的空军,我们感触都很深。50年前,1966年11月,是我们首飞的时间。现在航空博物馆里展出的运-5飞机,就是我们首飞的第一种机型。

  记者:50年,整整半个世纪,您几乎是见证和亲历了我国空军发展的整个历程。能不能给我们讲讲当时您那批女飞行员的情况?

  刘晓连:当年我们第三批女飞行员一共招收了55人。最终航校毕业的有51人,那时的航校就是现在的飞行学院。我们这批按照当时飞行年限的相关规定,有的40多岁就停飞了,后来政策作出修改,到50岁停飞,现在根据最新的政策,可以飞到55岁。今天来的这14位女飞行员都飞到了最高年限。当年就是这样,有的停飞的早一点,但都是按照部队规定飞到最高年限才停飞。

  刘晓连与飞过的机型运-5运输机合影。 姬文志 摄

  记者:您飞过几种机型?分别是什么?

  刘晓连:算起来,我一共飞过7种机型,分别是运-5、伊尔-12、伊尔-14、安-26、安-12、运-8和伊尔-76。第七批以前包括第七批,女飞行员都是以飞运输机为主。

  记者:据我了解,现在很少有人能飞这么多机型了。

  刘晓连:据我了解,这个记录现在还没有人(女飞行员)打破。还有一件让我感到自豪和骄傲的是:我是共和国首个飞运-8的女飞行员,这是很难忘的。而且,作为空军主战运输机,也是当时最大的运输机——伊尔-76,是我和岳喜翠1994年同时飞的。

  记者:是不是每飞一种新机型,您都要重新学习?

  刘晓连:对,重新改装、重新学习、重新训练。这个过程是很不容易的。

  1952年3月8日,新中国第一批14位女飞行员在北京西郊机场。

  牢记初心:女飞行员不是花瓶,是战斗员

  记者:可能有人会问,难道男飞行员不够吗?为什么要选拔女飞行员?

  刘晓连:女性从军、包括进入作战部队在当今世界已经非常普遍,在我国,是由邓颖超同志率先提出来的,她说我们国家已经有了女拖拉机手、女火车司机,我们要培养自己的女飞行员。时任空军第一任司令员刘亚楼采纳了这个建议,开始从全国的军政干校等单位里招一些有文化的女兵,从女兵里选拔飞行员。

  记者:最早是在哪一年有女飞行员的?这么做有什么重大意义?

  刘晓连:1952年,那是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一年,当年3月8日,就在现在的西郊机场,空军为第一批女飞行员举办起飞典礼,朱德总司令参加了仪式。那天,女飞行员的6架飞机编队飞过天安门,当时毛主席正在议事堂开会,听到飞机声音,毛主席还出来招了招手。女飞行员飞上天了,这可是举国关注的大事,当时几乎是万人空巷,各国使节的夫人、女外交官都参加了。可见培养女飞行员的政治意义和社会意义重大。政治意义就是我们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真正实现男女平等了,男同志能办到,女同志也能办到。社会意义就是我们在各行各业上都有了女同胞,而且在当时作为飞行来讲是非常高难的一种职业也开始有了女性。第一批女飞行员飞过天安门以后,毛主席于3月24日接见了全体女飞行员,对刘亚楼说:“不要把她们培养成花瓶,要培养成真正的战斗员。”从那以后,我们每一批女飞行员都会牢记,自己一定要成为战斗员。

  女兵体能训练

  记者:女性在生理、心理上跟男性都有不同,那女飞行员在训练上跟男飞行员有不同吗?

  刘晓连:首先是思想观念不同。那时候,包括今天还有人有这样的认识,就是说,女孩子学什么飞行呀?所以要成为飞行员首先要过心理关,当飞行员就是对自己心理上的战胜。其次是要和男飞行员一样进行体能训练,训练课目没有什么不同,包括野外锻炼,这些对女孩子来说都是挑战。

  记者:没有特殊优待吗?完全一样的?

  刘晓连:没有,完全一样,都一个标准。

  记者:当时你们怎么坚持下来的?

  刘晓连:都是咬牙坚持下来的。到了我们第三批,因为前两批的女飞行员做出了榜样,我们就有经验了。第一批是最难的,第一批是历史性的。

  记者:您30多年的飞行中,都执行过哪些任务?

  刘晓连:我们和男飞行员一样,因为是运输机,投送、运输都是很正常的任务,配合空降兵空降演习,抢险救灾任务,还参加了科学实验任务,以及很多高尖端试验任务。只要需要在空中展开的任务,我们很多女飞行员都担负过。

  刘晓连与飞过的机型安-12运输机合影。姬文志 摄

  逆风飞扬:从运输机到歼击机,从女飞行员到女航天员

  记者:我们女飞行员在执行任务的表现确实一点不逊色男飞行员。就在前几天珠海航展,八一飞行表演队里也有女飞行员的身影。

  刘晓连:那是第八批的,余旭、陶佳莉她们。

  记者:您觉得她们飞的怎么样?

  刘晓连:飞的很好!她们又是一个新的里程碑!当前女飞行员中,第一批是开天辟地,中国第一次有了女飞行员;而到了第八批,余旭她们这一批,中国空军从此有了女歼击机飞行员。

  记者:歼击机飞行员是不是训练更苦、要求更高?

  刘晓连:对。歼击机就是我们常说的战斗机,是作战飞机。她们飞的歼-10是歼击机系列的,其他的还有飞歼轰-7、歼-7的。第八批以前,一至七批,我们(女飞)都是飞运输机。第八批也是另一个里程碑:时隔多年,60周年国庆大阅兵的时候,女飞行员们再一次驾驶飞机飞越天安门,这是女飞行员历史上仅有的两次驾驶飞机通过天安门。

  记者:有人质疑女性驾驶作战飞机的必要性,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刘晓连:历史上,战争几乎全是男人的事,但随着作战装备技术的不断提高,智力和意志力的重要性越来越关键,女性在这方面完全不输给男性。在发达国家的空军中,女性驾驶作战飞机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质疑女性开歼击机,应该说是老掉牙的争议,属于视野不够开阔。

  记者:能不能跟我们谈谈我国女飞行员的发展趋势?

  刘晓连:这个我刚刚提到了,第八批是飞歼击机的,第七批虽然是飞运输机,但她们当中出了两个女航天员,刘洋和王亚平是从我们第七批女飞行员中选拔出来的。现在我们轰炸机上还没有女飞行员,但是我想不久将来就会有的。在以后各种作战机种上,像预警机、侦察机、加油机等,只要我们空军装备的飞机,都应该有女飞行员。这是毫无疑问的,但这还需有个过程,因为女飞行员数量相对少一些,仍有相当多的女孩子对这个职业不了解,只是感到神秘,同时还存有畏惧心理,因为这毕竟是个高风险的职业,毕竟是要吃苦,要冒危险。

  记者:就像刚才您说的,一定要克服心理上的问题,才能够继续下去。

  刘晓连:对!航空博物馆旁边是沙河机场,我们当时没有上飞机之前都在这下放锻炼。当时每天要跑3000米,开始,包括我都跑不下来,那不就是咬着牙,一天跑好几个,硬撑下来的嘛。现在对女飞行员的要求更高了,不仅是体能上,而且对科学文化素质上也有要求,有些你文化知识不过关,光身体好也不行,方方面面都要求很高。当然,在诸多因素当中,最重要的,就是你作为空军一员,要忠于祖国、忠于党,要把蓝天的事业、空军的事业,当作自己毕生的事业,要有这种信念、这种忠诚。

  展望未来:适应新形势新要求,做出更多贡献

  记者:您看到空军的发展成就,是不是心中充满了骄傲和自豪?

  刘晓连:那是毫无疑问的,看到中国空军67年的光辉历程,其中很多是我们亲身经历过的,我们特别受鼓舞,如果国家还需要,我们真的还可以上去再飞一飞。

  记者:作为一名见证空军发展的资深女飞行员,在空军建军67周年之际,您对空军未来的发展以及飞行员有什么寄语?

  刘晓连:我们空军现在是“空天一体,攻防兼备”,不是过去那种老观念的空军,我们按照新时代对空军发展的要求在转型,对飞行员来讲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女飞行员来说,也要适应这种要求,适应这样形势,做出更多的贡献!这就是我对她们的寄语。

  后记

  就在本文收笔之时,网上传来空军歼-10女飞行员余旭训练中不幸牺牲的消息。笔者心痛之际,亦想借此文向为共和国飞行事业作出突出贡献的所有女飞行员们致敬!

  女飞行员绝不是空军的花瓶,她们和男飞行员一样,首先是战斗员,是用自己的青春乃至生命捍卫祖国领空的人。随着近年来高校尖子生中女生比例越来越大,我国空军力量必将有越来越多的女性参与,未来,女飞行员、甚至女航天员的队伍必将愈加壮大!有战斗就必然有牺牲,惟愿余旭的魂逝长空会激励更多的女性加入飞行员队伍,惟愿祖国的万里蓝天增添更多如刘晓连、岳喜翠、余旭这样优秀、美丽的身影!

  最后,再借着刘晓连将军豪迈的诗句向我们的女飞行员致敬:

  还是热爱飞行,只因融入骨髓

  还是向往蓝天,只因满怀敬畏


相关阅读:
奢侈品加盟 m.jhddh.com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0
0
0
0
0